未来肯定有人能基于区块链技术做出很多事儿,甚至能出现像阿里、腾讯这样的大公司。

在很多领域,传统技术已经能够给出很好的解决方案,不一定需要使用区块链技术。只有当区块链技术能够给出比以往更好解决方案时,它才有应用价值。区块链技术既不神秘也不神奇,它需要合理的监管。

在中央的重视下,市场对区块链接受度明显发生了改变,此前我们说服别人使用区块链技术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近来我们发现说服时间大幅缩短了,现在大家都愿意一起进行区块链方面的尝试和探索,未来区块链肯定会迎来爆发式增长。

2011年,肖风从博时基金总经理位置上卸任,离开了公募基金行业。时至今日,肖风仍是公募人关注的一个“传奇”。

离开公募基金后,肖风前往万向控股担任副董事长,主持万向集团金融业务,这成为当时业内的大新闻。早在博时基金担任总经理期间,肖风就曾展现出他对金融科技的高度关注,而最终他选择在万向集团实施新一次“冒险”。

2015年5月,以太坊创始人、后来被区块链圈称为“V神”的Vitalik Buterin第二次来中国寻找投资,肖风给予他重要支持。同年,万向区块链实验室成立,年仅21岁的Vitalik任首席科学家。近年来,万向区块链生态已投资孵化了上百个区块链项目,累计投入超过10亿元。短短数年间,肖风从公募基金的风云人物变为区块链行业的先行者。

近日,肖风接受了中国基金报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他最初关注区块链源于比特币价格剧烈涨跌,在认真研究后,他发现区块链技术有许多值得重视的价值。他认为,当前的区块链产业和20年前的互联网产业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未来在区块链平台上也能诞生像阿里、腾讯这样的大企业。

肖风表示,当前区块链产业仍处于发展初期,远没有成熟,无论是区块链技术还是应用,都需要长期探索,但在一些领域,区块链应用已落地。当前,在供应链金融等领域,区块链应用推进速度较快,银行信贷方式正在被切实改变。

早早布局区块链

中国基金报:你很早就坚定布局和投资区块链产业,为什么这么早就如此坚定?

肖风:我长期从事资产管理,坦率地说,我最初关注区块链,不是从技术角度出发。2013年至2014年间,比特币有非常大的涨跌。资产管理做久了,对任何像这样价格大幅波动的事物都是敏感的。最开始没有数字货币交易所,大家对比特币价格关注度低,后来出现了独立的交易所,价格关注度也随之提升。当我研究比特币这个大涨大跌的东西后发现,其底层技术有很多用途。尤其是在以太坊的白皮书发表之后,区块链技术开始进入全新发展阶段。

最初,我是因为比特币价格波动而关注它,此后意识到比特币只是区块链的一个应用而已。你可以不在乎这个应用,但这个技术值得持续关注。那个时候,各界对于区块链的认识也不像现在这样清晰,还处于朦胧、粗浅的阶段。

中国基金报:是什么因素让你如此关注区块链发展?

肖风:我们发现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很相似。互联网是信息传输协议,解决了网上信息传输问题。在信息传输协议基础上,出现了大量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出现了阿里、腾讯这样的大企业。

区块链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协议,这个协议可以传递价值。到现在大家其实也不知道区块链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它依然处于不断孕育过程当中,未来存在无限可能。

我相信未来肯定有人能基于区块链技术做出很多事儿,甚至能出现像阿里、腾讯这样的大公司,这才是区块链值得关注的地方。

区块链改变供应链金融

中国基金报:区块链对于企业有哪些应用价值?

肖风:可以拿互联网做个类比,利用互联网技术,大量传统企业对自身业务做了很大边际效应改善,或降低成本,或提升效益,或改善体验。也有些人利用互联网技术重构新商业模式,这构成了互联网的两种产业模式,一种是“互联网产业”,一种是“互联网+”。

区块链也是一样。区块链具有不可篡改、不可撤销的特点,有些人以此做存证,有些人以此做溯源、审计,区块链应用于那些过去做不了或者成本高昂的领域,可以实现这些领域内边际效应的改善。

中国基金报:区块链在金融供应链、汽车整车物流供应链等领域发展较为迅速,万向区块链是否有此类尝试?能否谈谈当前应用的实例?

肖风:万向区块链和北汽集团以及星展银行在汽车整车物流领域已经有所尝试,打造了汽车整车物流供应链服务平台“运链盟”。举个例子,在汽车物流领域,很多大货车车主都是个体户,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银行服务这些个体户成本太高,不可能为了那么小的贷款金额而去做一整套尽职调查。因此,对于这些个体承运商而言,他们如果需要借贷,往往只能通过利息高昂的民间借贷来完成。

现在,我们把一整条汽车物流相关业务流程、数据都放在运链盟平台这个闭环中,整车厂、物流公司、承运商乃至车辆运达某个4S店等所有相关方数据全部上链,这样一来,银行可以即时清晰看到每一个业务运行过程,并进行相应风险评估。

例如,银行通过区块链数据可以了解到,有一名货车司机为北汽运了一些车,北汽应该支付他几万元运费,但现在还有3个月这笔款才能到账。当这位司机急需用钱时,银行就能先借贷给这名司机,再在3个月后向北汽寻求这笔债款(北汽应该付给司机的运费)。这笔钱实际还款方是汽车集团,银行不需要承担更大风险以及高额尽调成本,同时能享受到北汽信用背书。

对于汽车公司而言,原本只能通过担保方式为关联企业贷款,现在却能以完全不占用担保额度方式,为没有关联关系但又在合作上息息相关的企业或个人完成信用证明。对于这名司机而言,他能够以远低于民间借贷利息借到银行的钱,极大节约了运营成本。由此可见,相关各方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了多方共赢。

区块链改变了银行放贷的整个流程和风险控制方式,这是以往技术无法做到的,也是中心化信用机制难以完成的。当前其实有很多公司在开发区块链技术,实现区块链应用落地,这一领域还是一片蓝海,市场空间相当大。

中国基金报:在当前区块链发展情况下,一部分人在发展公链,从目前来看,这部分发展速度并不快;另一部分人更倾向于先发展联盟链,再在联盟链基础上进行公链尝试。你如何看待两者的发展?

肖风:公链和联盟链要看最终能不能相互靠拢。联盟链来源于公链。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比特币就是公链,在公链运行了几年后,传统行业的人,尤其银行的人看到了这个技术的应用价值。对于银行而言,公链有两大问题,对于自身业务而言是不合规的。

第一个问题是“非许可”,在公链上用户来去自由,但在银行网络中,全球银行都有账户管理、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多种需求,不允许用户随意开设账户。

第二个问题是“数字货币”,银行发行数字货币也不合规,如果交易、支付都使用数字货币,银行肯定无法接受。

联盟链概念提出后,银行将数字货币去掉,将非许可变成许可,但利用区块链底层技术,联盟链依然具有不可篡改、共识算法以及分布式节点的特点和内涵。

区块链技术需要合理的监管

中国基金报:你如何看待央行数字货币的应用?

肖风:央行发数字货币是用国家主权信用背书的,在发行端可能没有像Libra那样用到真正的区块链, 但在运行端或者场景端,应该开放接口,允许区块链技术使用,毕竟各应用场景可能是点对点、非信任的。

值得一提的是,区块链在跨境支付上有天然优势。首先,用时很短,因为区块链上的支付和清算机制实时同步,它不像传统支付体系无法实现支付和结算同步,这是现有跨境支付没有的优点。而且跨境汇款频率一般不会特别高,这对区块链的性能考验不算大,可以比较轻松地实现。

中国基金报:区块链公司存在鱼龙混杂的情况,该如何去伪存真?

肖风:任何东西都有正反两面,区块链也是如此。作为一种工具,区块链就像一杆枪,在解放军手里可以保家卫国,给犯罪分子可能杀人越货。但不能因为有人杀人越货,就销毁所有的枪,我们依然需要解放军拿着枪,为我们保家卫国。

针对区块链市场存在的各种乱象,应该尽快出行为监管规则,这样,既有助于正视区块链技术,也有助于规范区块链应用与发展。

另一方面,市场也需要认识到区块链不是万能的,它只适合于某些特殊的地方,而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在很多领域,传统技术已经能够给出很好的解决方案,不一定需要使用区块链技术。只有当区块链技术能够给出比以往更好解决方案时,它才有应用价值。区块链技术既不神秘也不神奇,它需要合理的监管。

中国基金报:如何看待Libra?

肖风:Libra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它的准备金不是由央行监管,如果能够由央行监管将会更妥当。Libra目前挂钩5个一篮子货币,这意味着在日常支付中,支付人在进行每一笔支付时都受到5种货币汇率影响。我相信没人愿意在买一杯水的同时还得测算5种货币的汇率。

区块链发展仍存难点

中国基金报:现在区块链在技术和场景应用上有哪些难点?

肖风:区块链技术一直在发展当中,还不算很成熟。发展到今天,有些应用已经可以使用了,但也有很多东西它支持不了。这并非因为技术不支持,而是技术的支持始终会落后于应用。首先得有新应用出来,技术开发人员才能知道需要做怎样的技术支持,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技术提升。

当前区块链技术平均每秒事务处理量(TPS)已经得到明显提升。在联盟链上,TPS达到4000就已经能够解决大部分应用需求。从技术层面看,区块链技术目前对误操作、跨链、可拓展等多个课题都在进行各种研究,尝试用不同方法来解决各类技术问题。就技术而言,虽然还在探索中,但每一年都在进步。

中国基金报:你进入区块链行业特别早,现在的区块链发展和当初的设想有什么不同?

肖风:有一些超过预期,也有一些低于预期。超出预期的部分在于,当初没想到数字货币会这样暴涨暴跌,当然这并不一定是好事。数字货币价格大幅波动吸引了很多投机分子入市,造成了很多区块链发展乱象,但也有很多从业者一直保持理性,将区块链发展作为长期事业。

就技术发展而言,近年来区块链技术发展速度不够快,的确有些让人失望。2009年1月份上线的比特币区块链可以称之为区块链第一阶段,比特币最核心贡献是建立了一套密码学账本,提供了新的记账方式。2015年7月,以太坊上线,以太坊和比特币最大不同是以太坊提供了一个区块链应用平台,开发者可以在以太坊网络上做应用开发。这是区块链发展的第二阶段。2018年开始,区块链进入第三阶段,这一阶段要解决的问题是大规模商业应用。

从现在的区块链技术来看,很多技术突破都晚于预期。很多技术概念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提出来了,但是现在还没达到。以太坊2.0版本计划很早就提出了,但现在还没上线,也晚于预期。这主要是因为技术难度很大,此前大家低估了难度。不过,很多技术问题还是在逐步得到解决,只是解决过程比原来想象的更久。

中国基金报:除了供应链金融,金融领域中还有哪些发展较快的区块链应用场景?

肖风:区块链技术也适用于慈善信托领域。区块链不可撤销、不可篡改、可追溯等功能在慈善领域内具有明显的实用价值。区块链可以使信息更透明,慈善善款从哪里来、如何使用,都能够在区块链上实现流程化体现。我相信区块链技术发展之后,一定会适用更多应用场景。

中国基金报:未来真正需要区块链的是哪些领域?万向区块链做了哪些探索?

肖风:这个问题我们也一直在思考,也在不断摸索。我们首先得寻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然后对场景进行设计论证以及概念验证,证明可行之后再进入试生产阶段。

由于万向集团是实业公司,而不仅仅是技术公司,因此万向集团本身就有区块链所需的应用场景。我们从自己的汽车零部件供应链金融开始做起,还做了信托方面的慈善项目。在万向内部搭建区块链平台有一个好处,我们自己就是需求方,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设计应用。

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作为区块链技术的输出方,我们需要探索集团外部的区块链技术需求。在这一阶段,我们需要说服别人使用我们的区块链平台和技术,这是比较困难的。首先你需要懂得需求方的产业。区块链在农业领域内有很广阔发展空间,但要进行具体落地应用设计,就需要专业的农业知识储备,需要和农业专家、农业生产方等多个相关方进行沟通。目前,我们在制造业、农业、畜牧业等方面都做了很多尝试,每个项目其实都要经历比较长时间探索、磨合的过程。

不过,现在发生了一些明显的改变。在中央的重视下,市场对区块链接受度明显发生了改变,此前我们说服别人使用区块链技术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近来我们发现说服时间大幅缩短了,现在大家都愿意一起进行区块链方面的尝试和探索,未来区块链肯定会迎来爆发式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