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时评:当我们已经将生活中的几乎所有其他事物都数字化之后,我们不可避免地希望将我们最有价值的资产数字化。然而,有形货币的数字化是这一进程中最复杂的实验,它代表了各种有时相互冲突的要素:资产、债务历史、付款历史、国民身份和自豪感。各国政府应谨慎对待其进行过程。

作者:Richard Dennis | 编译者:Maya

数字就是力量

随着新十年的到来,我们无疑将会看到更多国家数字货币方面的实验,这些实验不同程度的成功可能会给我们带来好处或者一些麻烦。随着计算、自动化和我们日益数字化的生活型态不断重塑媒体、数字支付、甚至我们工作的本质,国家对货币的控制以及法币本身也在进化。然而,不希望落入像Petro那样的下场的项目必须给出比他们的私人竞争对手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易用性,比如比特币。

当斯诺登事件爆发时,我正在网络安全领域工作,当时社会上的想法是,政府窥探互联网流量和私有通信极大地了侵犯人民的权利,他们因此需要反抗并争取自由。现实情况是,几年后,一切都没有改变。人们选择放弃自己的自由,换取使用互联网的能力,而网络监管正在变得更有侵略性。与其说人们用自由来换去了安全性,不如说他们用自由换取了安全性和便捷性。

这是第一波私人加密货币和即将到来的第二波国家数字货币必须牢记的一点。人们持有比特币来抵抗审查和控制,但现实可以这样总结:大多数居民并不关心这些功能,如果它不能做到比传统手段更方便,此外,所有加密货币—不管它们是如何实现的—通常被选定的少数所控制。

加密货币被采用的原因不会是因为大街上的普通人需要一种抗审查的数字货币。人们不关心审查制度性,这是我在对Tor的研究中了解到的。加密货币采用的实现最终依托于银行和政府为人们提供一种更快、更安全的转账方式。

加密货币不应该被政治生命裹挟。这是我们在Petro的失败中看到的。这种概念只会损害新技术的优势。相反,我们应该关注如何从整体上提供最好的解决方案,实现对所有利益方最好的想法。这意味着从所有涉及到金融领域的人以及正在解决这些问题的人那里听取意见:不只是可能会推出国家数字货币的政府,还包括消费者、技术专家、甚至银行。

互联网成功的原因不是因为它能发布一个政治声明。它成功了,因为它能够以较之从前更快的速度分发信息。能够取得成功的加密货币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才能成功的:因为它们允许更好、更快、更安全的支付,提供更好的审计跟踪。如果各国真的希望开发一个有吸引力的数字货币,这就是他们应该关注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