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迎来负利率时代,但稳定币发行方似乎不太担心。

  • 所有排名前五的稳定币发行人都对The Block表示,他们将继续保持1:1美元锚定。

  • Bitfinex总法律顾问Stuart Hoegner表示:“ Tether将继续保持100%储备金支持。”


目前,美国已经迎来负利率时代。1个月期和3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价分别为-0.046%和-0.056%,原因是在冠状病毒危机期间投资者纷纷寻求更安全的资金避风港(也可能是现金形式),即“flight to safety(下文简称FLS)”。在这种情况下,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的发行方可能会遇到一些维持稳定币与美元1:1锚定的挑战。 这是由于稳定币发行方将抵押的美元保留在银行账户中并从中赚取利息。

而在负利率的情况下,他们将被收取存放资金的费用,这可能导致这些帐户中的美元少于流通中的稳定币数量。 Blockchain.com研究负责人Garrick Hilema表示:“负利率可能会对美元支持的稳定币的现状构成挑战。”“特别是稳定币运营商持有的资产支持类型可能需要在负利率环境下进行调整,而这种变化可能会给维持1:1钉住汇率带来额外的风险。” 

 Tether:并不担心负利率带来的影响
尽管存在负利率的情况,但拥有现有稳定币市场份额超过80%的Tether(USDT)仍然相信他们有能力继续与美元保持1:1锚定。 “我们的储备资产是指传统的货币和现金等价物,并且可能不时还包括Tether向第三方提供贷款而引起的其他资产和应收账款。如果我们处在负利率环境中,我们仍然有能力在交易中获得收益。Tether的姊妹公司Bitfinex的总顾问Stuart Hoegner告诉The Block,Tether将继续保持100%储备金支持。Hoegner拒绝评论将要采用的具体策略。 
其他大型稳定币发行方
第二大稳定币发行方CENTER(由加密初创公司Circle和Coinbase于2018年创立)也表示其USDC仍具有维持与美元1:1兑换的能力。 “USDC的储备资产受中央财团(Center Consortium)的网络规则和储备投资政策约束,资本保护和流动性是财团的主要任务。这些储备资产均是流动性水平较高的资产(例如美国短期政府证券和现金存款)。

Circle的全球企业传播高级副总裁Josh Hawkins向The Block表示:“我们将密切关注收益环境,更多的是负利率水平的程度,并将继续确保1USDC始终具有兑换1美元的价值。”但Coinbase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其他顶级稳定币发行方,包括Paxos,TrustToken和Gemini,都表示将确保维持1:1的比率。 “我们对此有长远的看法,我们怀疑负利率是否会在美国持续太长时间。因此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将用我们公司资金来承担相应成本,”Paxos市场营销和传播副总裁Dorothy Chang向The Block表示:“我们托管的所有美元支持的稳定币—Paxos Standard(PAX),Binance USD(BUSD)和Huobi USD(HUSD)将保持1:1的兑换比率。”

 另一方面,一位TrustToken的官方人员承认负利率环境是“严重的”经济风险因素,但表示这些对True USD(TUSD)与美元的比价“不会构成威胁”。 他说:“在最近的利率变化之前,TrustToken一直在与银行和信托合作伙伴合作,以实现高于市场的利率,而且我们有能力应对当前利率下降的环境,并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保持稳定币全额美元支持水平。” Gemini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计划采取“维持整体经济水平”的措施以在负利率情况下维持Gemini dollar(GUSD)与美元1:1的锚定。他们拒绝提及将要采用的具体策略。 Binance方面拒绝就其BUSD稳定币对此事发表评论。但是正如Chang所称,由于BUSD是由Paxos管理的,因此它将保持1:1的锚定。 负利率环境将持续存在吗?
Blockchain.com的Hileman表示,美国普遍存在和持续出现负利率的可能性是一个“争论激烈的话题”,但美联储一直反对“根据迄今为止的经济环境引入负利率水平。” Hileman向The Block称:“如果负利率扩大并持续存在,那么稳定币发行方的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就是从硬性的1:1锚定挂钩制转向类似Libra的净资产价值(NAV)模式。即如果任何稳定币发行方确实选择更改其资产支持的构成(从而可能承担更多风险),该模式允许资产支持价值的波动。但发行方应向用户公开披露这些更改。” 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Gina Pieters自2014年以来一直投身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之中。她表示,负利率环境对于“100%资产支持”的稳定币来说并不算什么。 她称负利率环境是不会持续太久的: “美联储不会将利率设置为负(至多降为零),但市场利率可能会降至负值。这就引发了一些问题:

  1. 负利率将持续多长时间(是否只是短暂的下跌?);

  2. 哪个期限的国债收益率会降为负值?我们之前曾经看到30天美国国债出现短期负收益率,但是两年期国债呢?又或者如果负收益率持续了一周以上呢?但在我看来,这两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提供稳定币利率的数字货币贷款机构BlockFi的首席执行官Zac Prince表示,现在就去考虑银行账户中的美元是否会产生负持有成本还为时过早。 Prince说:“目前看来,USDC,GUSD和PAX等1:1支持的稳定币已经处于维持同等地位的有利条件。” 数字资产管理公司CoinShares的首席战略官Meltem Demirors告诉The Block称,在银行存在负利率的情况下,“这些稳定币的发行方必须通过定期赎回折旧,将负利率传递给数字货币持有者,或通过部分准备金制度,即他们提取抵押金的一部分以将其投资于收益性资产。” Demirors 继续说道: “放弃存托凭证的构造可能使用户对于稳定币的信心造成损害,但是看看Tether在过去一年中发生的事情是很有启发性的。

尽管有消息说Tether仅获得约70%的美元支持,但Tether的使用仍在继续增长,并且Tether保持了其在稳定币市场中80%的市场份额。可以这么说,只要市场继续相信稳定币有足够使用量以及未来的流动性和市场深度,那么市场结构的变化以及从1:1抵押品由全资产支持到部分支持的转变可能不会对稳定币的实际使用产生重大影响。” 一位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顾问George Samman却较为悲观。他告诉The Block,大多数稳定币发行方不像传统银行那样提供任何其他服务,“因此,这可能对发行方的商业模式造成致命打击。” 他继续说:“这显然也会损害用户。它可能会看到很多美元支持的稳定币走向终结/或转向不同的兑换模式,例如转向一篮子模式。”“它也可能使其他抵押模式受到更多关注,也许我们还能看到算法稳定币的一线希望。”